《弹球》

弹球 时间过了七分半 弹球 八分 看着色彩斑斓逐渐消亡 他叹气 不语 人生的小白球 “哒哒”地掉落在地上
阅读

招聘信息

《招聘》 职位名称:遗书管理员 工作内容:保管遗书 并在委托人过世的时候寄送给他们的家人 学历要求:不限 报酬:面谈 联系方式:1156455902@qq.com 椰子       《乐团招聘》 招聘:打击乐声部三角铁演奏家一名 要求:热爱音乐 且形象好 气质佳 并能熟练掌握三角铁演奏技巧         《助理招聘》 职位名称:私人助理 学历要求:不限 工作内容:负责规划总裁外出行程安排       负责总裁文件,信件,函电的接收与转达       负责来访的接待与商务随行       负责照顾总裁的私人生活(私人到任何程度)       报酬:总裁 “椰子嫁给我吧”         《沙丁鱼招聘》 职位名称:沙丁鱼群里的一条沙丁鱼 工作内容:做一只沙丁鱼         《一次性女友招聘》 职位名称:一次性女友…

阅读

|One

“Say Du~Du~”, I said “Du~Du~”. The poet dead, “She knows everything.”

阅读

《我的纽约》

1. 星期六早上九点,明晃晃的太阳毫无准备地从百叶窗一道道缝隙中闯了进来;那是多么美丽的光啊,映在四十平方米的地上,与胡乱扔在地上的酒瓶折射出彩虹似的音符,不断跳跃着。桌子上不知道放了几天的那碗麦片依旧漂浮在牛奶上,随着屋里冷气的风一动,一动,活脱脱像是从美人鱼身上剥下来的那种稀稀疏疏的鳞片。美好又讽刺的一天。卯月抬了抬疲惫的双眼,醉醺醺地捡起手机,求救。 “纽约是一间精神病院…”她一字一字重重地敲在屏幕上,又锁了屏,把下颚撑在膝盖上独自发呆。她闭上双眼,头脑一片空白。 ‘啪嗒’一滴墨水滴到了那张白纸上,卯月睁开双眼。 “那接下来的时间你可得好好计划怎么逃离了。”凉介回复了卯月的讯息,用一种谁也听不出的语气,乱糟糟,冷兮兮的。“东方可以喜欢,但也需要解救。用力,回到水深火热的东方。” 2. “防自杀,注意双向,差点忘了还有计划生育。”嗯,那便是跨越生死的唯一路径了。此时的卯月恨不得摸出一把钥匙,然后随便占领一个小屋也好啊,那是将通往第四个世界的大门,所以被赋予了超乎平常的寓意。她只知道这一次,不以为然地十分确定她要永远离开这个装满书的瓶子了。可明明她每隔几年才会拜访一次。 “这是一个多么坏的决定啊。”她不禁自言自语到。 想到这样一来再也没有人可以穿着绿色的稀巴烂的外衣在肮脏腐败的街头不管不顾的拼命奔跑,或是把盛满冰块的双手疯狂甩向阳台再咯咯笑个不停,哎,就算是她努力地在脑海里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也只能从残缺的片段里拙劣地模仿出像是断了一条腿的羚羊一般的动作,蹩手蹩脚,笑声也失去了劲头,撕碎成了破损相片一样的纸上谈兵的东西了。 “我有两条狗,叫快门和光圈。”和幸介绍到,“因为我是摄影师嘛。” 3. 亲爱的卯月: 你终归是你,还是与两个星期前一样坚强,优秀,屹立不倒,不解风情,不懂悲伤。纽约的天晴了,之前也没怎么下过雨,你好吗?听说你要离开这里了才寄来这封信想问候你一切都好。因为你知道的嘛,只要听到你的不开心我就万事大吉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开始抱怨我的自私与残暴并试着去逃离和我一起的本就无望的生活,渐渐地,你有了自己的心性与脾气,这样的你注定是不受束缚的。我知道我爱的那个孩子终将死去,而我始终在寻找…所以卯月,你千万不要回头,回头会变成石头。 和幸         2017年10月18日   看到这里,卯月拿起手里的酒,一口气,喝了个精光。和幸异教徒一般的古怪是与生俱来的,若从他儿时的照片看起,就能发现他举手投足间那种阴阳怪气并非后天造成的。他永远住在自己的心里,有着极度忧伤的享乐主义精神信仰。最终他舍弃了爱,一种出自快乐的灾难即将到来。 “喂,凉介啊,是我,卯月。嗯,可能要走一段时间了,具体也不知道。定的是明天下午五点,从肯尼迪。对,东方。” 4. 一股化妆用品的脂粉味传进卯月的鼻腔。穿着红色制服的空乘小姐用不标准的英语询问着她是否不舒服,需不需要什么帮助。卯月抬了抬头,和那个涂着粉红色眼影还有浓密型睫毛膏的眼睛对视了片刻:“我不要紧的,只是这天气……有一点伤感而已。”卯月指了指窗外灰蒙蒙的天,从苍白的嘴唇间挤出了一丝苦笑,又把头别到U型枕的另一侧呆滞地看着飞机的双翼穿过灰白渐层的云慢慢靠近她的东方,水深火热的东方。 东方,一个身体结实的少年用力地用右手抽打着金色的圆盘,脚下飞速地踩着连接着底鼓的踏板。他的汗已经完全浸湿了他由规整的白色T恤剪成的背心,他停下来,咽了一口水,把毛巾搭在肩膀上:“喂?什么?听不见!你等一下啊。”矢野拔下耳机,打开隔音门,走到楼道里点。“卯月回来了?”  

阅读
Lillian

关于水

地球上的可用淡水只有0.3% 占总水量的十万分之七全球变暖导致海平面上升 上海会在2050年变成威尼斯40%的陆地淡水正在遭遇着不同程度的水体富营养化联合国的《人权公约》里把”享用净水”当作基本人权人们购买水与此同时”购买了”人权 人们为了水而战争。。。

阅读
Lillian

算命

实话和你说了吧。我找她看过了,我们是没有结果的。” 瑛太把烟灭在了酒店洗手间大理石的地板上,他的目光在闪躲,闪躲中透出坚定,眼角上又浮现从出一种邪恶的神情。我没见过这样的他,所以那种眼神到底是哪种程度的邪恶我也无从而知,在我这里瑛太那个孩子一直是依赖我的,清澈无比,温顺得像一只猫一样的那种人,所以所谓的邪恶到底存在与否这一念之差也是无关紧要的,就连这件事情也是那个叫京子的女人那里得知的。。。

阅读
Lillian

生命之光

包括之前对直树我也是一个样子。”她拿出一瓶已经见了底的威士忌倒向装满冰块的杯子。“我纵容他的四处留情,所以最后这个结局是我一手铸造的。”她了停下来,她正在倒酒的左手也随着话音落下而稍稍抬起。我注意到她新擦了酒红色的指甲油。她扬了扬眉毛,叹了一口气,迅速地倒光了瓶子里的酒,又把空瓶随几支其他玻璃瓶一起,放到一边。夏日七月的空调冷气不断与我和她交换着空气,她坐到桌子上,我能听到冰块遇到酒后炸裂的咔呲声。。。

阅读

迷幻剂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们住进了曼哈顿岛的Skyline Suites,慵懒的阳光从玻璃落地窗里照在我的皮肤上特别温暖。我抱着小猪玩偶静静地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船往返于曼哈顿到布鲁克林,那是你要回家的船,你说过会天黑前回家。 你踩着太阳和海平线金黄色的切点回到了家。你拽起我的右臂把我拖到了卧室里。你把桌上的书本瓶罐连同所有东西一起摔到地上。我跪在地上哭着抱住你的腿问你是谁惹你不开心了。你踢开我然后一手掐住我的脖子一手揽起我的腰把我从卧室的一边扔到了另外一边。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坐在床上点了一支烟。我扶起被我撞倒的衣架爬去抱你。你又把我一把推开,然后摔了门从公寓走掉。 我用全身力气支撑着床脚站起来又摔倒,再站起来。清理完地上的东西看到被你打碎的相框里是我们的照片。然而时间过得好快现在已经是冬天了。想到你的温度一直不高,于是打算给你织一条红色的围巾。我给你准备了晚餐,是煎吞拿鱼藜麦配樱桃番茄和土豆泥。 天渐渐黑了,海上的轮渡点上了灯。你带了我爱吃的牛奶布丁回家,然后搂着我对我说你需要我让我不许离开你。 我们的故事讲完了 我们要结婚了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