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睡眠不足八个小时,早上醒来脸上就写着愤懑两个字,跟晚上喝了太多酒所以睁不开的肿眼泡堆在一起,导致下楼后看到路人上扬的嘴角都会质疑是不是在讥讽我。这种情况间接的打击了我昨天晚上才搭建起来的小乐观。

我比往常要更记恨我以往不喜欢的人,那些与祸害来往的人 或者和祸害长相相似的人。我认为只要是那一双眼睛里闪着和某个人一样的光,便是同类。原因是他们觊觎我拥有的一样东西,或者他们也曾经占有过,所以,这天我会和我的现实生活和占有我的人与事物摊牌,渴望得到认可和赞誉,获得自信。最怕也最厌恶的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也不想要了。想把家里的毯子和被子堆在靠窗的墙角,钻进去,拥抱黑暗和你的味道。
又熬过罪恶的一天后,不明白为什么我要瘫痪在床上,与你暧昧过后。用了一个小时十五分钟甚至更久进入睡眠,然后拥抱梦魇,每夜循环,醒来又痛苦。但凡我记住的每一个梦,都是讲出来会让人揪心的。想拿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梦来拍惊悚电影,揪着你的头发,让你看。

“熬夜会让你变丑的,你的皮肤一天不如一天,头脑也没有那么好使了。” 我也劝过自己。

Loading Likes...